这里凉凉 很高兴余生一起走

【极东】杳无音信

菊耀  樱燕  湾(男体)→燕
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故事,无关政治
各人物性格都有OOC
以及要感谢每一周都坚持不懈小窗我,催我更文的阿染 @伶染

(0)
王耀接到他父亲病危的消息,从日.本赶回北.平的时候,王老爷就吊剩着最后一口气了。他跟着本田菊急匆匆地踏进了他父亲的屋子,开门的时候,迎面的烟雾呛得王耀直生生的咳嗽。

本田菊却不作停步的走到床边,然后俯下身子来,冲着王老爷的耳朵轻轻的说:“爷,少爷回来了。”

王老爷便猛的睁了眼,手里的烟杆啪嗒落了地,他长长的吐出口里的烟,背过身子来,仰起头,定定的看了王耀一眼,然后就再也没有了进的气。

人人都说,王家的老爷是让他家小姐给活...

【极东】隔山海

明明早就考完了我却放飞自我到现在

带一篇极东回来谢罪 (呸

严重OOC 老爷爷们很矫情

大概是异地恋,相思成疾的两人hhhhhh

(0)

所爱隔山海。

(1)

“我又想你了。”王耀对着电话说。

他圈着怀里的超大型号熊猫玩偶,头压在了玩偶肚子上,语气吊儿郎当听不出真假,说完这句话的空当他吃完了手里的最后一口西瓜,连瓜籽一道吞了下去。

本田菊沉吟了一会,再开口时语气里有些想笑的意味:“我不能每天都跑过去找您啊,”他从榻榻米上起身,手里的文件顺势搁到了矮桌上,外面的蝉鸣隐隐约约,消匿在运转的空调声里,“上次跑过去找您,我可是被上司骂了好久呢。”

“洽谈国事是很重要的嘛。...

明天要拍毕业照了

还有十三天。

祝自己高考加油:)


【极东】 归期 (耀诞/国设/fin)

参本子的文

拿出来凑生贺w

大概是二人背着上司谈恋爱的故事2333


我看得见。

我看得见云翻雾滚叠起,烟波升腾缭绕,晨光与夕暮日夜交替,一道浩荡水汽隔开两方水土的千年一日。一片绝色旖旎景象中,他穿着淡青色的长衫站在我的彼岸,风声盈耳中,他的发丝微飘微落,那一湾东海在我们脚下,融进我俩凄色惨红的血液,如斩不断的命数。

最后我看得见,看得见世人言口声传一句至今,唇舌轻启便念得出来,说为——


“归期可待……”


***

本田菊挂掉电话赶到的时候,王耀已经在那街角新开没多久的理发店门口与那浓妆艳抹的老板娘叫骂的兴。彼时他正一手攥着肩膀上湿淋淋的头发,一手叉在腰间,气势给的...

【APH】 宿醉

改编自影片【宿醉】,未完结

孩子们一年后见

大概是菊耀快结婚了,异色极东和味音痴带着菊去单身派对,结果一觉醒来菊不见了的故事。

cp  异色极东

     异色味音痴

     菊耀(完全是过场而已)


“带着菊?拉‖斯‖维‖加‖斯?最后的单身派对?!”正在熨烫衬衫的王耀抬头看了看这几个人,非常不快的提高了声音∶“我不同意——你们有没有搞错,后天我跟菊就要结婚了,我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什么乱子。”

“没错亲爱的,我们很清楚,关于后天的婚礼,”奥利弗笑了笑∶“这正是我们...

【极东】 不老时代 (国设/fin)

给朋友的生贺

准高三狗的垂死挣扎

告诉极东我爱他们

以上

1.

王耀醒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多钟。

并没有做什么稀奇古怪的噩梦,只是醒了。就那样毫无征兆的睁开眼睛,然后涌入视线的是潮水般起起落落的黑暗,以及窗外透过的半丝半缕的夜灯光芒。

他眨了下眼,酸痛不已的眼球让他有些烦躁。于是他缓缓坐起来,一只手扬起按了按太阳穴,一只手摸索到床边的台柜上捞过手机。

3:16

王耀定定的看了看手机上的数字,光线打在他脸上显出别样的惨白。屋外透进来的近似于片羽吉光,让屋内周遭也浅浅的诡异。他最终还是没由头的重重叹了口气,将手机搁在一边,掀开被子,从床边踩到自己棉质的拖鞋,然后下了床,一步一步走出了...

【极东】 生南国(极东/未完)

文题无关

欢脱古风,朝代架空,言情戏作

只是忽然脑洞一抽

未完,  TBC无限远目

它也许没有后续  谁知道【滚

以上


(一)

本田菊是被一只描龙绣凤的金边绣球砸中脑袋的。力度不大不小,正中面门,响在耳边的闷响让他冷不丁脚下一滑,一屁股跌在地上,眼冒金星。

于是下一秒周遭一群奴婢侍从就炸开了。黑压压立马围过来一圈,一个比一个着急的嘴里念叨着“本田世子!”,左推右攘的生怕自小体弱多病的自己被这个小绣球给一球闷过去。

——那你们倒是来一个扶起在下啊……

本田小世子耷拉着土拨鼠一样肥肥的包子脸,看着眼前的一堆人滑稽的堪比自家养的那两只绿毛黄嘴的学...

【极东】 宁可清贫自乐(短/非国设/完)

给媳妇的文www @蒸蛋今天填坑没? 

我说着是迟到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生贺你们信吗

异色老爷爷们

大概是17,8岁的黯爷养11,2岁的小葵花的故事

文题无关的错觉ORZ,

以上


***

本田葵是在一个飘着雪花刮着北风的夜晚被王黯提着领子给提溜回家的。

王黯是个穷逼,这辈子没啥爱好,就是喜欢往家里拾白眼狼,据说自小往家里捡回了一堆弟弟妹妹,后来都拔的欢快扎翅扑棱扑棱飞走了。


——那你为什么还把小生捡回家?  


穿的破破烂烂的本田葵赤着脚站在地上,红惨惨的眼睛直勾勾盯着王黯看。


王黯瞥了眼冻得还直打哆嗦的小东西,俩眼一眯,满目不耐烦...

【菊耀】 信 笺 (短/fin)

送给闲树的文ww @闲树Nobody 

拖了这么久qwq

非国设,微米英

《警告逃妻》后的产物

觉得这样的老爷爷意外的可爱


本田菊的爱人王耀,某天心血来潮在东/京街头的料理餐厅里要了份中式炒面,吃到一半哭唧唧的泪流满面说“我擦真他妈难吃就这还料理我5块钱从北/京地摊上打一份能战他十八代”。于是不知怎的,自言自语说是想念自己母国的一堆弟弟妹妹,实则不知是忽然念起了老北/京街头哪处拉面煎饼臭豆腐干儿,总之回到家里便收拾了行李准备飞过2478公里嚷嚷要回去探亲。

本田菊得知此消息,火急火燎堵在门口,一副大/和男儿切腹自尽的悲壮气势,说的口干舌燥,搭上漫本手办乃至东/京小面条...

【极东】彼岸荒林(短/国设/fin)

满血回来!
像病秧子一样没精神几天还是开始码字
只是以前的旧稿进行补完
担心我的妹子们实在抱歉,以及电线也是
伪意识流,国设依旧。
食用愉快w


——荒林。

火点在瞳孔里跳跃出鎏金的色泽,树枝燃烧的声响在黑压压的荒林里泛出让人心悸的诡异,空气里散不尽长年累月积攒着的腐朽息绵,与枝叶灼烧的炭石气味混杂在一起,生出一股让人想要入眠的安稳。

你抽动了一下鼻尖,便顺手将手里的一根树枝丢了进去,长久的注视眼前的火堆让你眼睛酸痛,四肢也因为坐得长久的缘故而隐隐发麻起来。你皱皱眉头,将僵硬的手腕活动了一下,然后不自觉地抬起头,看向深色不可见的天空。没有月亮和星子的天空沉闷的让你心口作痛,你机械的眨合了一下眼睛,疼涩缺...

© 捕风 | Powered by LOFTER